喜欢这阳光,喜欢这湖面,喜欢这群山,喜欢这世界

女人疏松的辫子上扎着一头鲸鱼,可以随时跳进黎明之海里,搅起泡沫让光更多颜色些

盛梅

八月见到她,她的裙摆还旋转着绿
像踏步的鹿
从身体内喷薄出的骄傲,上扬,双手高举

如果你告诉她这一切,可能大海会动荡不安
在海上迷路的鲸,和背脊上生锈的叉
也可能会再造个方舟,重新洗牌
 
可是,一切都被她隐藏起来了
她举着猎枪,笑容可掬。她不经意摇摆的猎枪下
站着亦笑容可掬的我

 
如果你告诉她这一切,可能所有的玄幻小说都会烂尾
即使刨根问底的知道个结局,无疾而终的结局
可你依旧如老象归巢飞蛾扑火
 
可是,一切都不可捉摸都猜不透
她旋转着一团骄傲从夏走到冬。飘过她的雪
吹到我这里
 
更梦幻

雨季和你

像一条浊黄的激流,像它裸露的岩底河床
拍打着围绕着你

像风里的沙
像树林里的叹息

像谁走了一夜路程的雾气黎明。像这装作不经意的低头不语

是这台风之后,空旷城市的某个角落
暗黄路灯下的一声狗叫

是在夜幕里缓缓远去的背影
无法承受的偶然回首

也像你的身体
生长着红的黄的绿的蘑菇

也像我的脑子中
澎湃着的黑的白的雨季

红拂

江湖再也没有剑客,恶狠狠的入鞘声却不时响起,带着血腥味,染红水墨画,酒总被误会又误饮,把梦肆意拼凑又高歌 
枯藤老树,匍匐的古城墙,从马厩里掏出梯子,庭院草深,蛙声一片,个人英雄主义的王被英雄们包围,借着他人头颅称雄 
 她枕着松枝,偶尔哈哈大笑满目流光,敷衍得行云流水,笑满脸褶子的,笑满腹经纶的,笑黑的红的一股脑的,声音飞上天嘎然而坠 
他嘴含令箭丈量排水竹管,试图让风一直往北吹,不顾衣衫褴褛,邋遢又执着,带着跛脚马带着一条火龙,带着她狂奔一夜
 

不沾西风的刀
不掩柴门的雪
不落寒梅的鹊
不看你的我
都失神

2017,心里装下
装下这寒夜
寒夜里的流水
与之辉映的满天星光
星光下枯萎的田埂
在枯萎的田埂里旋转的风
在风里安眠的上一代的村庄

那些年赶夜路的火把
火把渐渐照出的曙光

回家过年

日头
落住树的头
变成波浪有鸟徜徉
巢是金色的
亮过昨夜的星
天空塞满眼睛
还有人马座
大熊座
没有一张脸
在冬天一眼星空
神在日头里
摇着方骰子

在冬天的冰原上
一只脏乱的鹰行走着
尾巴拖着地似要划开猎物
眼睛比夜黑比星星亮
侧头时倒映雪峰
有闪电惊鸿

瑞士军刀男

乌鸦在吊桥坠下时鸣叫
就像在驱散所有迷雾中的疼痛
静谧的湖在鹿倒下时翻涌
就像在探究一场大雪覆盖何物
失望漫过眼球天际漫过火焰

不谈旧爱不谈女人
就像不想谈论深幽的大海中
火山的炙热
冬天的山口有苍白的人
背着行李在清晨离开

我只想谈谈今天的阳光
温暖着,透彻着
如会呼吸的尸体终于开口说话
来,骑上我

一片雪花湿了睫毛 
一席蓑衣掩盖了妖娆 
一壶老白干煮了豁口的刀
 一江寒水待人钓

宿醉

很久之前一直不会睡过头
在晨曦中一切都有金色
今天一睁眼就被审判
还要重新咽下昨天的酒味
盛放的不会招摇
谦卑的终将盛放
酒要一点点  秋雨要很多
门牙缺失  咬下的山林总有风
喝下的酒总没有你

你在终南山脚下修篱笆
我会去编织渔网
赶在黎明前捉住颗星辰
再披星戴月
润泽白纸上一滴未干的墨

给你描述
倒塌神庙里蜿蜒的爬山虎
冬日孤零零的土蜂巢
还有那百年老树上的风筝拖着长尾
穿透云层的鹰唳直抵灵魂

给你读首诗
梦中的一匹马
和你驿站前一片沉默的云

枪炮坚固,玫瑰芬芳
猎杀者惨烈,埋葬者背靠铁锹
互相拯救

光被黑暗流放,布道于死亡之泽国
追逐于光的人
被挂起,被献祭于火还有生铁

我在大地彻夜狂奔
接近每个火点  每个凶案现场
只为接近那个终日祈祷的人

满山的叶子快黄了,满山的晚风要凉了,满山的水等着秋天,你得加快脚步,冬天的雪日才不抓瞎

风是天空马,雪是蓝天魂

八月的天空  碎裂的湖面
隆隆的脚步声
还没有碾压过头顶
那就收紧尾椎
看看云  似乎云也在
静待……流火的锤击

十年前的某个夏季,像蛇一样吐着信子 
矗在遗落的年轮里,噬血蚀骨
而你浮于整个季节之上,天空之上
绝壁千仞,流光溢彩

一棵栀子树,在牛栏的青苔边长着

你打着伞,仔细闻,漫无经心地闻。你什么都闻不到

闻不到,困惑的牛也睁着眼睛

整个夏天都在下雨,困惑游不出天际


一棵栀子树,像蛇一样吐着信子

矗在遗落的年轮里,还有你

在流光


每刻每秒,日复一日

没有传说,没有群山没有星辰

新生的死亡,背负永世的岑寂

变幻莫测的阴暗的南京雨天,一动不动的污秽秦淮河的塑料

似一如既往的满月冰冷,似那年被火蚂蚁燎起的水泡

银色月光,再也撒不满黑夜

千万个

千万个喃喃细语,千万个歇斯底里的喘息

千万个祈祷

啃噬着,日复一日


© 鱼卡 | Powered by LOFTER